丹青 - 文艺集


陈丹青先生在《局部》里讲到的:

艺术顶顶要紧的,不是知识,不是熟练,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文化教养,而是直觉,而是本能,而是那种最最新鲜的感受力,我甚至觉得就是一种可贵的无知。

我觉得这句话是对我一直以来理解的艺术的最好诠释。诚然我们可以通过完善的训练提升艺术水准,但这种水准更在于品鉴力,而真正的艺术品更有赖于天才式的启发创作。换言之,只通过学习前人的知识与经验,是无法创造当下时代第一流的艺术品的。大多数人只是庸人,庸人者扰人自扰。


“世界尚幼稚,如浮脂然,如水母然,漂浮不定之时,有物如芦芽萌长,便化为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