颐和园 - 文艺集

记得读到过一句话:对一个时代的人来说,仿佛青春就是余虹从宿舍里跑出来的样子。

于是后来找了一些她的专访来看,也惊讶于她对于行业和自我的精确和清醒。和想象中不同的, 似乎她应该是像余虹那样,只寻求强烈的活。

再后来她得到的第一个奖项是金马奖的女配角。 觉得世事难合人意。


“世界尚幼稚,如浮脂然,如水母然,漂浮不定之时,有物如芦芽萌长,便化为神。”